氢能推动能源革命 中美关系的破局关键——《硅谷看世界》访鸿达兴业董事长周奕丰

字号: | |
2021-02-19 14:46:32

  

硅谷创新频道丁丁电视品牌节目《硅谷看世界》本期专访人物:


图片


        【周奕丰现任鸿达兴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鸿达兴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002)董事长,内蒙古乌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塑料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地球土壤研究院院长、理事长等职务。广东省潮商会会长,清华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金融硕士企业家导师,北京化工大学顾问教授。】


        清洁可再生新能源已经成为美国,中国乃至全世界的重要战略规划。拜登总统上任后的第一个外交政策专题演讲就重点提到将以气候变化作为美国外交议题的中心议题。美国也已重新加入了《巴黎气候协议》。拜登总统表示在其第一任期内,加速投资2万亿美元资金用于创新并推动关键清洁能源技术成本的大幅削减。氢能就是清洁能源中很重要的一个角色。


        中国民营企业鸿达兴业就是中国氢能产业中的超级独角兽企业。仅在2020年一年,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日本旭化成和法国液化空气集团下属公司就分别与其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是什么让这两家世界能源巨头选择与中国民营企业鸿达兴业合作?

        本期硅谷创新频道丁丁电视品牌节目《硅谷看世界》的采访嘉宾就是鸿达兴业集团董事长周奕丰先生。让我们和他一起聊聊清洁新能源氢能。


Diana: 可以介绍一下氢能源吗?

周奕丰:氢能源的能量密度是油的3倍,气的4倍。可以水制氢,生物质提氢,碱水或者盐水提氢。氢也分为气态氢,液态氢和固态氢。鸿达兴业同时具备了气态,液态和固态的三种氢。


Diana: 氢能源现在具体运用在哪些地方?

周奕丰:氢能源可以用在工业,农业,环保,医疗,新能源汽车。最近几年更多用于新能源汽车。现在汽车以油为主,电为辅。而氢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有水的地方就可以制造氢。


Diana: 目前国内和国际上氢能源的状态如何?鸿达兴业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周奕丰:氢能源有一个主要特点就是零排放,氢还可以和电互相转化。实现电氢电,电氢用,电电模式,就可以把弃风弃光的一些剩余电力制成氢。在很多发达国家看到氢能源的前景,在美国、法国、德国等地方都大力发展氢能产业。现在已经形成了氢能源的制氢,储氢,运氢,用氢的态势。而在我国,最近十年来也在大力发展氢能源产业。鸿达兴业是具有69年历史的制氢企业,以前氢气主要用于工业,在2015年成立氢能源研究院进军新能源的领域。


Diana: 您是在什么时候加入鸿达兴业的?为什么看好氢能源呢?

周奕丰:我自己创业30年,于2004年收购了距今有69年历史的鸿达兴业子公司内蒙古乌海化工有限公司。我的家族从事这个产业40年,我从事这个产业30年,所以我们对着这个产业很有感情。我们比较早就对新能源有兴趣并一直在创新和实验。我们现在已经实现了110万吨的产能,在全国是第一家离子膜制氢的企业,也是全球屈指可数能生产液氢的企业之一,并实现了液氢的远途运输和多种用途。


Diana: 拜登总统上任之后发表演讲说将把气候变化作为美国外交中心议题,而且将在今年的4月22日举办气候变化峰会,要达到100%的清洁能源,承诺到2050年实现零排放。您听到这个信息后觉得氢能源产业的前景如何?

周奕丰:我认为中美两国在氢能源上有很大的合作空间。刚您提到的拜登总统的政策这些都是振奋人心的消息。因为这些关系到世界也关系到我们人类生存环境的安全。而氢能的特点就是零排放。只有达到零排放才能让环境更好。


Diana: 很多美国企业家也想和中国企业合作,但是也存在挑战。就像之前的川普政府及中美的关系还有中美贸易战,您怎么看这些?

周奕丰:对于中美来说,一起应对环境变化方面是有非常多的合作空间的。环境包括大气,水,土壤等,这些环境因素都是互相影响的,且不拘泥于以国为单位。国与国之间,只要在这个地球在这个世界,环境都是相互影响的。所以,大家一起共同去面对环境的变化,对世界来说更好,对全体人类也是巨大的贡献。所以共同去合作推动氢能发展,就能更快更好达到零排放的目标。


Diana: 哪些地方可以具体合作?

周奕丰:在氢能的制作方面,中国已经有3000多万吨的制氢产能。美国在制氢技术上领先,而中国在制氢产量上也有很大的潜力,通过两国对氢能产业的推动和合作,可以大大加快氢能的落地,让全球受益。


Diana: 这个行业也是个eco-system,上游是制氢,中游是储氢,下游是运氢,鸿达兴业在哪一块儿是最强的?

周奕丰:鸿达兴业主要在制氢和储氢方面具备优势,运氢和用氢也有参与,包括技术研发和落地。氢能是个非常大的能源革命,涉及到社会很多方面的参与,包括政府的推动和世界上的合作。


Diana: 氢能源现在大概有多少家在使用,加氢的基础设施的建设目前是怎样的情况?

周奕丰:确实。加氢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这就是用氢的部分。加氢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布局是根据用氢来同步发展。移动加氢可以满足加氢站的不足。在内蒙古有两座移动加氢,在广州有一座移动加氢,移动就能保证到哪儿随时加氢。小车加氢时间只需要5分钟,大车是15分钟。一次的加氢可以跑500公里以上。而且气态氢的来源很广,油的采取环节会更复杂,所以氢能以后会在很多地方慢慢增加应用,增加社会供给。


Diana: 氢能对于车辆,公交等系统的运用是否已经正式开始?

周奕丰:公交车已经开始运用氢能了。在广州、佛山和内蒙古地区都已经有公交车在使用氢能,包括在市区的泥头车和卡车也实现了氢能化。


Diana: 氢能相对于传统能源来说肯定是更环保,但是大家很关心氢能源的价格问题,会不会贵很多呢?

周奕丰:现在在国内工业制氢成本比较低。在内蒙古,氢气供应是35人民币一公斤,广东是70人民币一公斤。1公斤是11立方的氢。


Diana: 2020年一年就有两家世界500强企业和鸿达兴业签署了合作协议。他们是怎么选择鸿达,你们如何达成合作的?

周奕丰:我们在2020年和日本旭化成和法国液化空气集团下属公司都签订了协议,他们在世界上都非常有影响力,也有着领先的技术。他们主要看重我们在氢能源方面的优势,也看中我们是全国第一家,全球屈指可数的几家有液氢制作技术的企业。


Diana: 你们签订的合约意味着什么?您估计在未来的5年到10年会有一个怎样的发展?

周奕丰:和国际化企业签订协约对于我们来说,首先可以共同开放国际市场。可以共同进行对氢能制氢,储氢,运氢,用氢等技术上的多方面合作。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氢能肯定会高速发展的,而这种高速发展就是源自和国际的合作。


Diana: 拜登总统政府对于清洁能源的重视会对此有很大的促进和推动,美国也将会有很多的合作机会。那么您对此有怎样的展望和期待?

周奕丰:美国加州是氢能的重要的聚集地。加州的氢能数量和运行也是比较好的,如果我们有机会去参与美国氢能的供给和开发,在中国和国际市场上,我们也愿意和美国的能源企业,创新型企业及资本合作。


Diana: 能源是国家战略层面,你们却是家族民营企业。您自己也在广东潮商会任职。在美国也有很多的潮商。那么您希望和美国这边的潮商怎样合作呢?

周奕丰:潮商人具备敢为人先,敢于创新,敢于冒险的品质。我们愿意和美国各界合作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