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国际化工行业将继续承压下行

字号: | |
2020-03-26 10:28:55

  

  2019年受石化行业周期性调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新增产能集中释放等因素影响,全球化工装置开工率和行业利润下滑。2020年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继续增加,全球化工产能增速快于需求增速的态势仍将延续,形势依然严峻,竞争也更加激烈,各国化工生产企业都在寻求转型升级和新的增长点,行业间、领域间的知识与技术融合不断增强,兼并收购仍将继续,但活跃度减少。

  全球经济增长缓慢,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强

  受贸易争端、地缘政治紧张等因素影响,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延续疲弱态势,制造业和全球贸易在全球范围内大幅放缓。世界银行2020年1月8日发布的最新《全球经济展望》继续下调2019年和2020年的经济预期,分别为2.4%和2.5%。2020年发达经济体将经历“艰难”的一年,整体增速将下滑至1.4%,原因之一是制造业持续疲软。受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美国经济增速预计将从2019年的2.3%放缓至2020年的1.8%。由于工业生产持续疲软,欧元区2020年经济增速将降至1%。受出口和投资弱于预期影响,预计1/3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20年的经济增长将继续放缓。中国的经济增速也在放缓,预计2019年和2020年将分别下滑到6.1%和5.9%。

  未来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继续增强。贸易紧张局势仍是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的最大风险因素,中东乱局的升级、欧元区局势的恶化也将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压力,另外债务剧烈增长、生产率增长缓慢、物价管控的副作用及低收入国家的通胀率等问题,也将使全球经济雪上加霜。

  原料供应宽松,价格中低位运行

  受宏观经济风险因素增多,需求疲软,美国页岩油完全成本仍在下降、原油稳步增产、库存增加和管道投用及地缘政治形势复杂等多重因素的影响,2019年原油价格仍保持在中低位运行,全年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约64美元/桶,与2018年相比下降10%左右。尽管美国活跃钻机数量下降,但美国原油产量仍在继续增加,钻机效率和生产力提高部分抵消活跃钻机数量减少的影响。美国能源信息署(EIA)1月发布的《短期能源展望》显示,美国原油产量已从2018年的1090万桶/日提高到2019年的1220万桶/日,预计2020年将达到1330万桶/日,2020年国际原油市场将延续供大于求态势,原油价格继续保持中低位震荡,布伦特原油平均价格在65美元/桶上下。

  受美国页岩气产量快速增长及出口推动,全球天然气贸易量大增,2019年天然气价格跌至近10年来的历史低点。美国页岩气中有一部分湿气经天然气处理厂分离得到的凝析液(NGPL)组分是非常优质、理想的化工原料。因此随着页岩气产量的增长,乙烷的产量也随之快速增长,价格总体上保持在低位,平均在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如图1所示。

  产能增速快于需求增速,化工行业利润和装置开工率下降

  2019~2023年,全球石化产能和需求均将继续增长。供应层面,新增产能达到1.18亿吨/年以上,主要集中在亚太和北美。以乙烯产能为例,2019年全球新增产能1334万吨/年,其中美国和中国分别占新增产能的43%和39.7%,北美项目建设周期长、延期投产及中国民营企业乙烯产能集中释放导致近两年乙烯产能迅速增加。预计2020年乙烯产能还将增加1052万吨/年。需求层面,全球贸易紧张、地缘政治形势复杂、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都抑制了化学品需求,装置开工率下降。ACC数据显示,2019年欧洲化学产品产量下降0.4%,由德国、比利时和荷兰领跌。亚洲的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去年化学品产量也出现下降。

  受石化行业周期性调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及产能增速快于需求增速等多重因素影响,全球石化产品市场表现较弱,多家国际大型石化/化工公司利润下滑,埃克森美孚、巴斯夫2019年上半年不计特殊项目的息税前利润分别为86.04亿美元、27.77亿欧元,同比下降分别为36.7%、34.7%。中国石化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13.38亿元,同比下滑24.7%。   

  美国化工产品产能扩张仍在继续,但贸易顺差大幅下降。美国页岩气革命为本土市场提供了大量廉价的乙烷,引发了美国裂解装置建设热潮,如表1所列。预计未来几年,由基础化学品推动的以出口为目的的产能扩张仍将继续,2020年美国化工资本支出总额将达到365亿美元,同比增长近5%。随着新建项目逐步完工,2021年化工投资增速将放缓。新增产能陆续投产及贸易紧张局势的延续,将导致未来几年化工装置开工率下滑,从2019年的82.9%降至2021年的81.9%。

  2019年美国化学品贸易总额下降3%,降至2415亿美元,进出口额均有所下降,其中出口额下降2.5%,至1367亿美元;进口额下降3.9%,至1048亿美元。贸易顺差为319亿美元,比上年下降16%。预计2020年美国化学品贸易总额将增长1.1%,至2442亿美元,其中进出口额均增长1.1%,分别至1060亿美元和1382亿美元,均低于2018年的水平。化学品出口增长是未来十年推动美国化工行业增长的主要动力,因此出口市场准入至关重要。

  中国化工产品需求增速下降,但市场潜力依然很大,投资热情不减。目前中国烯烃和芳烃年消费量分别约为43公斤/人和32公斤/人,与美国、西欧、韩国和日本等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100~120公斤/人)相比还有较大差距,未来需求增长空间还很大,仍是全球化工产品生产和消费的最大市场。

  2019年1月,巴斯夫与广东省签署框架协议,推进其在中国首个独资一体化基地建设——湛江项目,总投资额将达100亿美元。2019年11月,湛江项目正式启动,一期核心是100万吨/年乙烯蒸汽裂解装置及工程塑料、热塑性聚氨酯(TPU)等生产装置,预计2022年投入运营,整个一体化基地预计将于2030年建成。2019年2月,在沙特王储访华期间,沙特阿美公司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辽宁盘锦鑫诚集团公司签署协议——三方共同出资成立华锦阿美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建设炼化一体化项目,总投资将超过100亿美元,主要包括1500万吨/年炼油、150万吨/年乙烯、130万吨/年对二甲苯等装置,预计2023年下半年建成运行。2019年9月,利安德巴塞尔(LyondellBasell)与辽宁宝来企业集团签署备忘录,以50%的股权比例入股辽宁宝来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在建轻烃综合利用项目。双方希望在未来10年之内,尽快在一期项目(包括100万吨/年乙烯、45万吨/年线性低密度聚乙烯、35万吨/年高密度聚乙烯、60万吨聚丙烯和35万吨苯乙烯)基础上,实施总投资120亿美元的中长期石化产业项目。2019年11月,广东发改委网站公告埃克森美孚惠州原油直接裂解制乙烯一期项目核准批复信息,项目由埃克森美孚独资建设,总投资为342.90亿元,主要包括:579万吨/年原油脱盐、120万吨/年乙烯、85万吨/年线性低密度聚乙烯、50万吨/年低密度聚乙烯、45万吨/年抗冲共聚聚丙烯、40万吨/年均聚聚丙烯等装置,预计2023年建成投产。

  尽管2019年中国经济不振、化工市场需求增速下滑,中国巨大的化工市场空间仍在吸引着全球投资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已于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全面系统的外资立法,将为我国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提供法治保障。2020年伊始,又频传跨国石化企业来华投资计划。英力士苯领宣布在中国宁波建一座60万吨/年世界级规模的ABS生产基地,预计2023年建成投产。壳牌与中海油签订备忘录,进一步延伸化工产业链,建设世界级规模的聚碳酸酯装置。

  行业兼并与收购仍将继续,活跃度延续2018年以来疲弱水平 

  2018年以来,受全球范围内的经济放缓、中美贸易争端及地缘政治冲突等因素影响,全球化工行业并购数量减少。2019年除了沙特阿美以691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市值化工企业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70%股份的特大交易外,全球化工并购交易数量继续延续2018年疲弱态势,预计2020年还将继续减少。由于发达经济体贸易保护主义上升,欧盟和美国对中国企业并购审查严格,中国化工企业在美国的并购活动明显减少,但中国本土大宗化工品、化肥和农业化工板块整合增多。2019年7月,国务院国资委也释放出重要信号:稳步推进央企集团战略性整合,重点推进包括化工在内的多领域战略性重组,加快整合央企同质化业务。2020年1月5日,中化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农业化工板块整合,先正达集团正式诞生,将具备与拜耳、科迪华等全球超级农化巨头比肩的实力  

  兼并与收购仍是企业保持竞争力和推进转型的工具之一。2019年5月重组后的陶氏杜邦分拆成3家企业,Dow专注材料科学领域、DuPont专注特种产品、科迪华农业科技专注农业领域。沙特阿美收购SABIC公司70%股份,实现了从油气勘探开发到石化产品上下游一体化的发展。2020年三菱化学在2019年收购印度孟买Welset Plast Extrusions公司聚氯乙烯(PVC)复合业务的基础上,将完成美国AdvanSource 生物材料公司的聚氨酯业务的收购,并通过获得美国医疗器械市场的材料认证和销售渠道来加速现有业务的市场开发,进一步强化其在医疗领域的产品应用。未来2~4年内,大公司间的补强收购或资产剥离还将继续,很多多元化的石化公司开始侧重向专业化、高端化和一体化转型。

  领域间知识与技术融合是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创新的关键 

  化工行业的产品同质化现象使得简单的规模增长不再具有竞争力,很多企业陷入规模不经济的状态,甚至陷入增长停滞的状态,全球化工行业的关注重点已从总规模和总产能的增加,转向产业结构升级和科技创新,市场对差异化、功能化、高端化和环境友好化产品、技术和服务的需求增加。这要求企业必须具有强大快速的消化能力与丰富的外部触角,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新技术并应用新技术,而在技术迭代迅速、政策法规日益严格的时代,行业之间知识和技术的融合和协同发展尤为重要。新材料开发不仅需要将化学、生物、物理、材料科学、工程等领域的专业知识融为一体,还需要与各行各业的下游用户技术和业务融合。废弃塑料的回收利用就更需供给、使用、回收、利用等多个行业携手合作。

  目前化工企业都看到了数字化转型的必然性和巨大潜力,但还没有规模化、体系化地推进。这主要是因为数字化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一方面需要企业内部业务、技术及组织三个方面的相互配合,并辅以变革管理以支持转型的落地;另一方面还需要与信息技术产业融合和协同,需要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在生产环节,通过工艺技术与控制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融合,可实现资源最大化利用;在采购、销售、库存等环节,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进行精细管理及模式创新,可实现精准采购、定制生产以及精准配送;在研发环节,借助新一代信息技术,可实现计算机模拟与实验室实验同步进行,显著提升创新效率,另外,数字化还为研究人员落实创意并在全球范围内紧密合作创造了新的契机。(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责任编辑:刘蕊茂
分享到: